首页 >烘焙

普洱往事那些年我们错过的那些青饼

2019-03-06 19:22:11 | 来源: 烘焙

回首十年,从绿茶入普洱,真是江湖夜雨十年灯啊。都说做学问有三层境界,我觉得普洱也是如此。初,不明觉厉,附庸风雅也好,进茶友圈子也好,都是侃侃而谈厚润滑香,何年何月何山何树…一时唬得你一愣一愣的,只有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指望着前辈匀个饼把,若不买点回去自己都觉得空入宝山。

 

当是时,熟茶多于生茶且价格涨幅大于生茶,6.8公斤重的大益见证饼上市,倒了几手后朋友3600拿了一套,一时惊得我目瞪口呆,这够买很多顶级绿茶了啊,帮搬回去的时候在边缘刷了点下来一喝,火味重了点,不过想到这么贵的茶就刷了喝了也倒诚惶诚恐。做茶生意的那个后来成为朋友的哥们,去他家坐起喝茶,一看茶台旁墙角堆了一摞96玫瑰饼,拿来直接用锤子敲了开泡,后来无数次想起这个我都觉得那个动作帅呆了。再后来到07年没崩盘时候再问起这个茶,他不无忧郁的说道,都敲完了…说着猛的弹自己的脑门。

 

那时候无论如何不会想到纵横天下的熟茶到了现在会日渐式微,而且那时候的茶市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下关大益勐库昌泰海鑫堂龙蛇混杂眼花缭乱,身处小地方,接触的只是茶店有限的品种。茶店老板进什么货就主力推荐什么货,没得选择,老板的境界决定了你的境界,谁让你是菜鸟呢…下关、南涧沱受追捧,不外乎南涧凤凰沱下关老树沱勐海老熟沱,大益92方砖泡了喝也没觉得有何出众之处。

 

古语有云,没见过猪跑难道还没吃过猪肉?后来我一想不对,猪肉也吃过了,猪跑也见过了,只是限于个人阅历和目光短浅,没有什么投资意识,更糟糕的是没想到是个飞猪,虽然07年时候炒得老了点摔了一跤,但不妨碍后面7年漫天飞舞,头上画个圈圈居然上了神坛。机会从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没准备的人后来都成了屌丝而其他的成了土豪。问题是那时候没钱,几百块的工资还得吃饭啊,买几饼茶还得左算计右算计,所以当那哥们拿钥匙开了两间茶仓指着两件92小方砖说就这可以换台奥迪a6的时候,只能咽咽口水心下盘算如何图谋不轨。茶仓里乱78糟的都有,92青饼,布朗公主茶,凤凰沱,老勐库,老7542,各种现在很多人只在传说中听过的茶堆满仓库,如今想来那就是一小个矿藏啊。

 

老凤凰沱那哥们倒是舍得拿来敲了泡,很喜欢那个药香,只是价格不太喜欢,反正有的蹭喝。哥们说道,这凤凰沱有单眼皮双眼皮三眼皮…我不以为然,我更关心的是能否50块钱卖个给我,但是哥们说电力公司的老总出680一个都没卖,自己弟兄喜欢么460拿个去玩玩,我直接闭口,暗自腹诽,不就是03年在啥乡镇供销社赶上人家清理库存嫌过期了正要扔的时候被你弟弟碰上一块五一个买回来一件嘛,宰这么狠!那时候完全没想到这纯粹是在编故事,直到过了一年我发愤图强读遍市面上所有关于普洱的书方才明白这叫造势,没有故事的产品永远没有内涵。

 

那时候被气的不行,没钱买这么多茶饼,哥先占领理论高地,进可攻退可守。于是把市面上所有普洱茶专著研究了几遍,搞得夜里一闭上眼睛都是龙马同庆号在脑海里飞舞,幻想哪天哥去到什么乡下正好赶上别个过期不要的扔几件出来赶紧捡回来,最好不要水湿也别发霉…后来直到听说到台湾人早就雇了大帮人马把几个省的老茶都扫了几遍才打消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是得真金白银的买啊,只要买得低点有捡漏的快乐就行。凡事贵在坚持,经过哥苦苦研究了半年,理论高度有了,喝茶的时候也不会战战兢兢人云亦云了,很多时候还可以就香气滋味叶底发表高见让人刮目相看,实际上这个节点已经不自觉的参与到忽悠更晚接触普洱的那些菜鸟了,就像打游戏,一级一级的进阶,站的高度不一样你就可以俯视,虽然哥手里一饼茶都还没有……

 

时光飞逝,转眼进入2007年初,可是我的活动范围仍然局限在小县城里,省城的茶城倒是去了两次,刚进去就被茶市的人山人海吓坏了,一件7542一天几个价,早上一万下午就是一万五…每个人连路边打扫卫生的老大妈都红光满面,志得意满,信誓旦旦涨到三万三指日可待,可惜从那以后过了7年我才看到这个理想终于实现了。更多的是钱交了白条开来连茶在哪都还没看见,毁单的数不胜数。我灰溜溜的回到小县城,那是你无法参与的浮燥,先得掂量口袋里有多少银子。就这样错过了第一波要么挖第一桶金要么挖第一个坑的机会,那时候没有错过的青饼,只有错过的行情。

 

2007,岁在4月,时当普洱如火如荼。哥的收入终于有所上涨,扣除N险N金后月盈余1.8k左右,经过仔细测算,哥觉得除了蹭茶,还可以买几饼摆起……我的世界充满普洱,精研理论,从植物学营养学土壤学直到历史,连原有的绿茶感觉都一一比对,关于普洱不说汗牛充栋至少也是学富几车,哥身揣数k,直杀茶庄,除了喝茶这次也要提上几提回家存起。哥万万没想到买的第一提茶是06勐库乔木王,现在想来怕是中了美女的蛊,所有的理论一遇到实战就灰飞烟灭,但吃一堑长一智,在今后的岁月中,哥再不以貌取茶,任你如花容貌巧舌如簧,我自巍然不动,当真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哥几个除了喝酒就是喝茶,无数老茶就在唧唧歪歪中悄然消逝,但那种感觉真的爽,无关价格,无关风月。正如学太极不到武当,练拳法未登嵩山一个道理,如果你痴迷普洱连茶山都没去过,谈不上天人合一。因此哥和几个朋友弄了个车直奔勐海,有拿了个见证饼的哥哥,还有两个只喝白开水的兄弟。驱车从昆明出发,一路向南,时在四月末,当晚即达思茅,正是如今之普洱市,古之银生城,书载之普洱发源地也。未进思茅,已过普洱茶集团,即普洱唛号尾数4之所在。现在已罕见以4结尾之数字茶:昆明茶厂之7581已于1994年倒闭,倒是原有下岗职工为了生存开枝散叶各起炉灶,造就了如今市场上的五花八门形态各异的7581砖,因此你想把年间的7581砖来个清晰的断代无异于痴人说梦;勐海茶茶厂7542依靠标杆称号还在纵横江湖;下关8663日渐式微,普洱茶集团的4字茶已然被历史的车轮碾落成泥,再无人记起,时也梦也皆化为尘土。

 

后来的无数年,哥总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何思茅改名普洱市但其境内却无如雷贯耳的普洱名茶?无论茶质,无论山头。时光雕琢一切岁月,不论李唐。而或思茅茶区以绿茶取胜,而或一茶一叶无大厂名寨所倚,故渐渐淡出普洱的江湖?有人就有江湖,担当了明清茶出思茅的盛名,却不料如今湮灭了一城之所寄,归于没落,更名改姓确非实至名归。路入茶城,大兴土木,商贾煦煦。有王霞,有各种百姓茶行。哥两个逢山拜山,见茶心喜,经不住推销美女的热情,3B一饼买两个条索分明银毫显露皓若圆月的昌云公斤大饼,虽然现在泡来依然茶汤淡薄无滋无味只能作为无揉捻普洱的标本。那天,昆明传来消息,701的7542掉到2.1w一件,当时感觉就不妥,不是说要到3.3w吗?一时前路晦暗,云遮雾罩。

 

次日直奔景洪,出思茅,估计九十公里,路之右边一出口上标景谷,知道它是景谷秧塔大白茶的产地,做绿茶顶呱呱,做普洱生茶时间一长,变化中难免透出些许酸味,实非良选。当晚夜宿景洪,孔雀湖边美女婆娑,江畔宵夜热火朝天,烧烤辣椒就白酒,微风徐来,不胜人生一场醉。越明日,抵勐海,直达勐海茶厂。我以为泰山北斗都是令人高山仰止,却不料正如憧憬中的少林寺一进去就大失所望,恁大小个寺院二十分钟逛遍。那时候勐海茶厂进出自由,没有保安干涉,厂区随便走来走去,除了生产车间和大益馆。厂门口右边即原料科,简陋而狭。适逢毛茶贩子送茶样,十数人围着采购员分毫必争。就是那惊鸿一瞥,知道了07采购的毛茶之分,台一台二台三,坝区一级坝区二级坝区三级,坝二,三元八角一斤关系好点的奉上几支烟可以提为坝一……当下心凉如冰,心忖如此计算7542卖1k一件都属于暴利,教广大普罗茶客情何以堪…

 

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茶厂门口有个茶铺叫做吃茶去,不知道现在还在否……店里摆了很多白棉纸包装的250克2005年青沱,讲故事给我们听,说是茶厂内部职工福利,一人只得2个,放在这里寄售,福利嘛,茶质比一般的市货好的太多,600一个算是便宜几位老板了…...当下落荒而逃,站在新茶路口发愣,突然间就感受到了李白拔剑四顾心茫然的迷惘。去留无意,对上茶山再无兴趣,只能在勐海县城里瞎逛,呆头呆脑的逢店进店,遇茶喝茶,另外两个对喝茶毫无兴趣的哥们睡在车上慢慢等。很多外省老板志得意满,左手拿包装纸的印版,右手拿投资200万建茶厂的批复文件,热血沸腾口沫横飞,描述今后的飞黄腾达,那种茶厂在手、江山我有的气势与百万雄师过大江有得一拼。谈到标杆茶7542,记忆犹新的是一个茶店老板很淡然的说,你看嘛,7542又不是什么好茶,这个老板有个茶厂,只要你自己拿毛料来,付12块钱一饼的加工费,不要说7542,几五四二都给你压......闻听此言,哥两个一时口吐鲜血,天旋地转。

 

心如死灰,俺老孙几个只有回呀,当下吃了午饭,驱车回昆。路过南糯山寨门,心想来了一趟,好歹看看茶树也好。就在路边的一个初制所讨杯茶喝,看守的老人甚是热情,抓把毛茶冲泡给我们解渴,介绍山上的大树茶,并带我们去看他家背后山上的一片大茶树,果然很大,叶子大,树大,芽叶肥嫩,不由得你见猎心喜,随手摘了几个巴掌大的叶子回来。场院里晒了一地毛茶,一只母鸡领着一群小鸡仔在毛茶上闲庭信步,左啄啄右啄啄,叽叽喳喳好不热闹,让人恍惚间有种采菊东篱下的悠然。谢过老丈,慢慢回程,傍晚在普洱吃晚饭,哥们掏出一片捂干的茶叶扔进杯子泡上,惊问何来此茶,答曰就是初制所那茶树上摘的,现在几个小时已经干了,泡出来还不是有滋有味,去他的晒青,去他的揉制,都去他的!

普洱往事那些年我们错过的那些青饼

只要喝了解渴就是王道。另俩个哥们打击道,嘿嘿,看你们以后还敢来茶山不,还敢来朝拜么,这回算是认得厉害了嘛,嚯嚯......

回首往事,那些弱小领域里的历史事件实际上你或多或少都参与了。只有到既成事实又错过很多,你才会捶足顿胸,悔不当初,难怪杨过慨叹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作为蹒跚学步的茶客来说,最初的本意是以最低的成本喝到最多的好茶,所以着了行迹,每样茶都买点,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无限的普洱中去,这个一饼那个一提,最好的是一提加一饼,美其名曰喝一饼藏一提,现在看来这就是小农思想,不够激进,还在没有投资意识。混迹茶坛数载,在朋友圈里也算是懂喝茶的了,但我感觉总是有些失败,因为我不懂以茶养茶,还在沾沾自喜,还在维护所谓的茶与文化不可分割关系。有个哥们素来喜欢喝酒喝可乐,2011年突然打问金大益这个茶如何,问怎么滴,言道要存两件让给点意见。为保险起见,第二天赶忙去茶城试喝,一批价3680。那时候能喝的老茶太多了,如此新茶哪里看得上眼,电告那哥们我不看好金大益。过了几天碰面,哥们告诉我已经给钱买了几件存起,四千一件。我问,茶呢?他说,没见着。我无语,至少要拿来喝喝嘛。事隔两年,去年底他告诉我,茶一直都没见过,但是卖茶的那朋友按两万八一件给了他11万2……我三观尽毁,从此明白一个道理,看好下手与不看好只在一念间。一念起,满城尽带黄金甲。一念灭,一行普洱上青天。事后,怀着无比郁闷心情跑去朋友店里友情价400弄了两片,万一以后涨到2千哥要再买来喝不是亏大了……

深水鱼

猜你喜欢